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在线斗牛棋牌 > 部队侦察 >

这位扬州人曾多次上演“渡江侦察记”保证了解放军三野大部队顺利

发布时间:2019-06-14 11:3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2019年5月27日是上海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。今天,远在北京的原粟裕将军的侦察科长严振衡女儿严晓燕,向记者讲述父亲和战友范豫康将军曾经讲给她听的“打过长江去”的战火纷飞的故事。在战友和女儿眼里,严振衡是一位英雄侦察科长,跟随粟裕司令员身边8年,被其称为“机灵精”,在粟裕的授意下,他曾多次上演了“渡江侦察记”。此外,记者还了解到,严振衡还是扬州人,解放后还在个园附近居住过。

  粟裕著的《第三野战军在渡江战役中》文章在《打过长江去》这一章里写道:“各兵团于3月上旬先后到达渡江作战出发位置,进行深入具体的准备。至4月初,全军已收集到各种类型的木船8000余只,自制了一部分汽船和运送火炮、车辆、骡马的竹筏和木排”而曾任装甲兵参谋长的严振衡和海军副参谋长范豫康将军,恰恰是这次重装备过江的亲历者。

  1949年4月20日,朱德总司令下达命令,于零时百万雄师渡过长江。上至九江的湖口,下至江阴,万箭齐发,突破长江天险。这时三野组织部告诉范豫康(时任华东野战军总部侦察营副教导员):“现在成立海军,张爱萍同志任华东军区海军司令,要调一批干部。组织上决定调你到海军工作,你马上去张司令那里报到,张司令在白马庙。”

  4月22日下午3时许,范豫康带着一匹马、一个马夫老张和一个通信员李明团到八圩港找到一艘渡江的帆船,他们三个人直奔江阴。三人一马渡江的时候,江面上,蒋介石的海军修理舰“兴安江”号大型登陆舰正在浓烟滚滚地燃烧,百万支前民工正在江南、江北穿梭般地运输人员和物资,大批被俘的官兵正在垂头丧气、衣衫褴褛地被押往营地。此情此景令人振奋、欣慰、开怀。

  本来范豫康是到江阴东门找张爱萍司令报到的,说来也巧,他们从江阴西门登岸后碰上了顶头上司严振衡科长。他问范豫康怎么到这里来了,范豫康告诉严科长,“殊途同归”,都是为了过江。现已调海军,来这里是向张爱萍司令报到的。

  严科长说:“部队和机关过江后,粟司令要我把江北的辎重物资运过江。就我一个人,没有帮手,你先别走,帮我把这些辎重物资运过江去。”范豫康往江北一看,江北停放着一大片辎重物资,有上百辆卡车、七八辆坦克,还有很多大炮和弹药箱等物资,他对严科长说:“我先去报到,把介绍信交了再回来帮你。”

  范豫康按照原来指定地点江阴东门外找到要塞驻地一个大院,向汪大模主任报了到,交了介绍信,立即回到严科长身边。

  他们发现在江阴西门的江边,有一个卖木头的商铺,那里堆放着很多粗大的杉木。严科长和范豫康找到卖木头的老板,告诉他,解放军要征用那些杉木扎木排,老板很痛快地答应了。他们组织民工和战士,将杉木扎成五个大木排。一个木排上可以并排放四辆大卡车,或并排放两辆坦克车。他们又将十轮卡车的发动机拆下来,装在木帆船上,把木帆船改装成马力很大的机帆船,然后用机帆船将满载辎重物资的大木排从长江北岸拖到南岸。“我们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,才把停放在长江北岸的所有辎重物资运完。”范豫康回忆说。炮一上岸,卡车拉上炮直奔前线。

  这时,部队行动很快,已经解放了南京。范豫康与严科长握手告别,追赶海军机关去了。

  淮海战役结束后,我军全面着手渡江战役准备。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机关驻在徐州,严振衡正带着侦察营沿江侦察,此时接到机关电报,让他赶快回去,侦察营仍留在浦口以北监视敌人。

  没多久,粟司令带一部分人出发,严振衡又跟着粟司令到了泰州前线,指挥所在白马庙。严振衡到白马庙后主要帮助司令部做战前准备工作。粟司令派他参加叶飞十兵团的作战会议,商定渡江的位置。十兵团渡江的位置最后确定在最东边,要从江阴、长山过江,直取苏州,准备阻击上海方向的援敌。还要拿下丹阳、常州后准备向东作战,并歼灭从南京、镇江南进之敌。

  4月21日下午,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机关准备从白马庙地区南下,进行渡江,前进至苏州地区,执行组织、指挥、聚歼、合围军的任务并筹划上海战役。

  第三野战军司令部领导根据指挥机关的转移任务,当即令侦察科迅速组织人员,进至靖江八圩港,查明渡口情况,并组织指挥机关渡江。严振衡接受任务后,决定亲自率领参谋人员速赴渡口现地察明情况,拟出机关渡江方案。从地图上看,指挥机关住地距八圩港有70余公里。为了争取时间,他们乘坐淮海战役结束后配备给侦察科的一辆美式中型卡车,冒雨向长江八圩港渡口开进,由于道路泥泞,车速缓慢,有时还要下来推车。5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将近四个小时,到达靖江县城时已是黄昏。

  他们下车向当地居民了解到,从靖江城至八圩港距离是9公里。此地区是水网地区,河沟交叉,公路、桥梁已被军破坏,公路两旁都是犬牙交错的弹坑。剩下一条很窄的公路,还埋有地雷。汽车不能前行了,严振衡当即决定徒步前进。那天晚上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。严振衡带着警卫员和何希群等两位参谋,在雨夜里沿着那条公路向八圩港渡口行进。

  眼看就要胜利了,可别在这个时候牺牲了。严振衡就自己走在前面,用手电筒给同志们引道,并告诉大家行走时要拉大1至2米的距离,以免重复伤亡。大家跟着他一个脚印套一个脚印地往前走。一路上走得非常缓慢,遇到破坏了的桥梁就绕着走田埂。他们有时沿着交通壕走一段路程,有时跨越散兵坑,有时从旧坟上走。行至距渡口约2公里时,手电筒的电用完了,严振衡只能用语音呼唤大家跟上。到达八圩港码头,找到渡江支前指挥所兵站时已是凌晨。

  兵站的同志介绍说:“这个渡口南北仅3公里的航道就可到达对岸江阴码头。现有轮渡一艘,十余条机帆船。人员、马匹、汽车都可以轮渡。还有一艘轮船正在抢修中,明天可以参加轮渡。我们等天亮就开始组织俘虏兵排雷,同时组织支前群众抢修公路和桥梁。”严振衡告诉他们,一定要在明天上午10时前保证排完地雷,并且要抢修好道路和桥梁。随后他们选择一条熟悉航道的机帆船,进行南渡试航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行就到达江阴码头,上岸现地勘察了一番,认为登陆条件比较好,道路没有遭到破坏,当即返航回到江北八圩港码头。

  4月25日,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指挥机关人员已到达指定的渡江地点,严振衡立即向首长汇报了渡口的情况和制定的渡江方案。经首长同意后,机关人员、车辆、马匹登上轮渡和机帆船,在试航的机帆船引导下,顺利地渡过了长江。

http://iranhamkar.com/buduizhencha/10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